歡迎光臨大為書畫網    今天是:2020年1月18日 星期天 在線留言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大為書畫網
您當前的位置:大為書畫網首頁 -> 名家訪談 -> 查閱
紀念畫家董兆惠先生逝世十周年(下)


來源:無    瀏覽次數:6311    日期:2019/6/3

 

 

2007年本文編輯與董兆惠先生在"愛心水窖"扶貧活動中

    編者按:2019年6日11日是著名畫家董兆惠先生逝世十周年祭日。為了緬懷董兆惠先生,大為書畫網以專刋<<紀念畫家董兆惠先生逝世十周年>>為題, 分上、下兩集編發紀念文章,一篇是甘肅書畫界旗幟人物陳伯希先生在董兆惠先生逝世一周年時的訪談文章《惋惜之后的心痛》,另一篇是董兆惠先生的胞弟安繼越先生撰寫的《鐫永的惠緣--懷念恩兄董兆惠先生》紀念文章,以饗讀者,共同紀念和緬懷董兆惠先生。

董兆惠先生生前工作照

    董兆惠(1945年-2009年),祖籍天津,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曾任甘肅省話劇院美術師,甘肅省書畫研究院副院長,甘肅國畫院常務副院長。作品《老街》入選第十屆全國美展和2001年全國中國畫展,并獲紀念《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60周年全國美展一等獎;《陽關擊鞠圖》入選第五屆全國體育美展;《鼓舞太平》入選『西部輝煌』全國中國畫提名展;《河源九月》入選第五屆全國工筆畫大展;《荷雨遺夢》、《山妹子》、《壯心不已》分別參加2003年、2004年、2005年中國美協全國中國畫提名展;1994年為第四屆中國藝術節主會場蘭州東方紅廣場創作繪制百米巨幅壁畫獲藝術節組委會特別獎;1998年應甘肅省政府之邀為『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甘肅敦煌園創作繪制主題壁畫《絲路花雨潤隴原》獲中央電視臺、《中國畫報》專題報導。其美術創作和藝術成就得到美術界和社會越來越多的關注與好評,作品先后被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等國家級機構以及美國、日本、瑞典、新加坡等國家收藏。出版有《畫家董兆惠》、《董兆惠速寫》、《董兆惠西北風情畫》、《董兆惠國畫人物個案研究》等美術專集。

本文作者安繼越(右)與胞兄董兆惠合影

鐫永的惠緣——懷念恩兄董兆惠先生
安繼越

    飛逝的時光,無情地裹挾著我們度過一天又一天,走過一月又一月。十年了,一顆痛楚中的心,使我不敢看到他的照片,甚至不敢看到“董兆惠”三個字,更不敢回眸往事。
    我們的家是個特殊的家庭。我的外祖父、外祖母膝下無子,唯有二女。姐妹倆自小相伴,感情篤深,且對父母孝敬勝子,侍奉左右。及到成婚年齡,姐姐嫁與董家,妹妹嫁與安家,婚后兩家并未分離,又共同侍奉于父母身邊。董家先后生下六男二女,而安家僅有一男一女,于是遂將董家最小的男孩過繼于安家,這男孩也便是今天的我,而董兆惠便是我的五哥。
    董安兩家十個兒女雖不同姓卻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同一鍋里吃飯。在這樣一個祖孫三代、三個姓氏、十數口人的大家庭里,董安兩位父親共同贍養全家,資財不分董安,親情不較疏近,人人尊老撫幼,互敬互讓。弟兄們中性情與我最相近的,便是長我三歲的五哥董兆惠了。他知道很多事,我要時時追著他問長問短,亦步亦趨。他厚道,懂事,很小的孩子,就知道疼父母。凡有好吃的,總要給媽媽留一點;吃飯了大家圍坐一桌,他總是嚷嚷著給媽媽留個坐;睡覺了媽媽給他被窩里放個熱水袋,他又總會悄悄塞進媽媽的被窩。在外面,他學著媽媽的樣子,時時處處護著我,不許別人欺負,有好吃的先讓著我,熱了給我擦汗,冷了就用雙臂摟著我;凡聽了個好故事,看了本好書,總要先講給我聽,我最早知道《水滸》、《三國》之類,都是他一段一段講給我聽的,大大地啟發了我讀書、聽故事的興趣。社會上有些現象、事物都是大人們的事,我不懂,又好想知道,這時往往都是他似懂非懂地悄悄告訴我,好希奇呀!這使我懂得睜開眼睛窺視外面的世界。

2007年董氏三兄弟在畫展上合影

       人的藝術天賦是與生俱來的吧。兆惠兄從很小便開始喜歡上畫畫,別人都說這是天生的,想來有道理。我家原籍乃是中國著名民間年畫之鄉——天津楊柳青,用今天的話說是個“書畫之鄉”。我的聰慧慈祥的生母,大約就具備“藝術細胞”。她心靈手巧,雖不畫畫,可自小剪花樣(剪紙)無師自通,花鳥、魚蟲、人物、圖案無需畫譜,心中自有,手下自出,耄耋之年一把剪刀游刃自如,剪得窗花仍非常精彩。我的生父只上過私塾,一生忙碌,無暇侍弄翰墨,但他的書法信筆寫來,一點不俗,我們的書法習作他看一眼便能講出個一、二、三來,令人嘆服。而我的養父更是在工作單位被稱作"寫家",是里里外外的"一支筆",他對我們兄弟們走上藝術之路都有很大影響。
       父母的藝術催化力隨著他們的一言一行、一湯一羹,長期地、潛移默化地在兒女們心中發生著作用。藝術的花蕾首先是在我二哥董兆儉心中萌芽,他自幼喜歡上繪畫,并有幸進藝術院校深造,工作后從事舞臺美術,后來成為甘肅省著名的舞臺美術家和畫家,國家一級美術師,退休后致力于中國山水畫創作,頗有造詣。
        兆惠兄小二哥十三歲,他有著與生俱來的藝術感覺。他好奇心強,眼光敏銳,看到身邊的各種事物都有一種要畫下來的欲望。他從不伸手向父母要錢買紙,那時我陪他撿來許多香煙盒、小紙片,都訂成小本,用來畫畫。我曾見到過一張這樣的小紙片,僅三指寬,二十來公分長,被分割成八個小方格,每個小方格里都畫著一幅小畫,至今在他的書箱里還保存有這樣的小紙片,不管誰看了都不會不心動,那時他還僅僅是個孩子??!他平時在家里除了幫大人干點雜活,其余就是寫呀畫呀忙個不停。周圍人干活、聊天、看報、吃飯等等活動都被收入他的筆下;身旁的桌椅板凳、鍋碗瓢勺、花草樹木、小貓小雞都是他寫生的對象。他無論走到哪,速寫本從來未離過身,筆從未離過手,人從未閑著。他這習慣就一直這樣保持了一生,無冬無夏,不離不棄。因之在他后來的人物畫創作中,同行們都公認他在人物造型、形體動作以及整幅作品的構圖方面心快手快有獨到之處,根源當于此處尋。

董兆惠與父母合影

        除速寫外,他還下功夫練習素描和色彩以及中國傳統筆墨線條的錘煉。他臨摹了許多古畫,從顧愷之、吳道子、李公麟、任伯年到敦煌壁畫、永和宮壁畫等等,逐一認真研習,這都為他以后的人物畫創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中國傳統藝術,其根基全在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文化中。作為中國傳統藝術精粹的中國繪畫,必須用優秀的中國傳統文化營養來加以滋養,方能根壯葉茂。那時已讀了不少書的兆惠兄已有了這方面的自覺。他從小學四五年級到初中階段就通讀了中國傳統文學四大名著,默誦了數百首唐詩宋詞和不少古文。那時書店少,書源缺,他懷揣著一點可憐的干糧,常常在圖書館一待就是一天。他如饑似渴地讀著,并先后摘抄了幾大本《中國美術史》、《黃賓虹畫語錄》、《中國畫創作技法》、《繪畫色彩研究》、《中國書法藝術簡論》等等,這些手稿可惜今天大多已散佚,沒有保留下來。他除了貪戀地讀書以外,對與繪畫相關連的其他中國傳統藝術也相當熱愛。他臨習書法,對漢隸名帖、顏、柳楷書以及東坡、黃庭堅行草都下過很多功夫,我記得當時他臨帖的紙都是兩面用,全紙盡黑。他一方面是練字,另一方面又是在琢磨書法的筆墨線條,以用于繪畫之中。他對篆刻也有很濃的興趣,買來許多石料磨了刻,刻了磨,他早期的畫上都用的是自己刻的印,即便近幾年的畫作上偶然仍能看到他早期的自治印章。他是在刻意追尋篆刻的“金石之氣”,他常常賣力地給我講述什么是“金石之氣”,那時我似懂非懂,只能一個勁點頭稱是。他對古詩詞非常喜愛,詩中的意境常常感染著他,他常將一些優美的詩句讀給我聽,還找來些平仄之類的詩詞格律講給我。他當時還學寫過一些古詩,可惜都早已丟失了。但有一件保存至今的是1963年我過生日,他用一片宣紙剪了很小一個扇面,用赭石畫了一枝極簡練而又遒勁的干枝梅作底,在其上用雋秀的小行書很認真地寫下了他的一首詩:

昂首不甘居人下,
修學爭衡實可嘉。
夜膳不餐老黃蓮,
欲飛無力教爾爬。

越弟生日之賀
六三年十月五日 惠

       他以此作為送我的生日禮物,那年他不滿十九歲,我十五歲。這件56年前的小小生日禮物我完好保存至今,至珍至寶。記得那時我時時處處跟他學,他畫畫,我也學著畫,他刻篆刻我也學著刻,他練書法我也跟著練,他寫古詩,我也跟著胡謅,步步緊跟,一幅不甘居人之下的架勢。有幾次我求他相助,他略一遲慢,我便耍起小性子來,并聲稱以后再不求他,可是我怎么能離得開他呢?過一會還得求他,他拿我這個傲氣的小兄弟真沒辦法。這就是他詩中所言之事。我后來走入書途,成就了今天的我,同時,我還不時湊首古詩,刻兩枚印章,學著畫幾筆畫,這全是他帶給我的。
       十九歲那年,他工作了。十九歲,這個正需要學習、需要關愛的年齡,他卻已邁開雙腳步入了為生存而奮斗、為命運而奔波的人生旅途,他成為蘭州人民劇院的一名美工。剛上班沒幾天,劇院經理拿來一張電影海報放在這位稚嫩的年輕人面前,指著那塊巨大的像面墻似的大廣告牌,交代說:“就照這個畫吧”!倔強的他咬咬牙,硬是根據劇情,自己重新創作了一幅,并出色的繪制在大廣告牌上。經理吃驚了,周圍贊嘆之聲立刻包圍了這位才華初顯的小畫家。
       雖然如此,但他心里明白,畢竟自己太年輕,尚缺乏實際經驗,絕不能讓周圍的贊嘆聲麻疲自己對藝術的高遠志向。恰在此時,從美術院??瓢喈厴I的二哥董兆儉出現在他的身邊。向來視兄如父的他如魚得水,從此就視兄為師了。兆儉兄舉一反三,只點到而不點明的深度啟發式教學方法,正合于他一貫喜好獨立思考、深鉆苦研的個性,再加上天分和勤奮,藝術火花終于得以迸發了,他的藝術之舟就此駛入了一條快速航道,要揚帆起航了。
       大學是學子的天堂,然而社會未必就不是勤奮者的天堂。兆惠兄把自己扎扎實實的腳步踏在社會旅途上,無怨無悔地走著、畫著,畫著、走著。行萬里路,成為他藝術苦旅中的重要途次。數十年間,他一本畫夾一支筆,一袋干糧一壺水,走過了無數山川河流、城鄉村寨以及戈壁大漠、森林草原。他寫生、采風的步履曾到達全國很多省份和本省大多縣市。有時他與人結伴同行,有時則獨身前往;他曾乘馬車、坐牛車、跟驢車、蹭拖拉機,更不辭長途步行去了許多偏遠、蠻荒之地,伴隨他的常常是饑渴、勞累、酷暑、嚴寒和危險,他痛苦過、恐懼過、無奈過,但從未退怯過,后悔過。大約他的真情感動了天地,
       1981年他37歲,夢寐以求的大學學習機會終于降臨了,他得以跨入西安美術學院的大門參加心目中近乎神圣的學習了。如饑似渴的他,將自己十多年來豐富的美術創作實踐與美院正規的課堂教學結合融匯在一起,以近乎“癡”“狂”的學習姿態投入新的學習中去。他沒有那些剛出中學又進大學門的年輕學子們的優越感,有的卻是一種背負十字架的使命感和責任感。大學的空氣中不時充溢著輕浮、燥動的氣息,而他則像進入寶山的遲到的探寶者感到前所未有的貪戀和緊迫。每天除了有限的吃飯和睡眠時間外,其他時間他都在學習和畫畫,就連課間十分鐘都沒有放過。天生怕見死人的他,幾次夜深時都在獨守一架骷髏標本,研究人體、畫骨骼寫生;老師布置的練習作業,他往往都是加倍完成;學習期間,近在咫尺的西安城他竟沒去玩過一次。結業時,學院寫給他的評語是:“學習特別刻苦,成績非常優異”。此時,不由我聯想起他年輕時曾為自己刻過的一方印章,印文是“磨針”二字,這種“鐵杵磨成針”的決心,不正是他今天這種學習精神的映照嗎。

       另外,在他的速寫本中,我還發現過一頁上用大大的字寫著這樣一句話:“三拖四拖已浪過四天,真可恥。"1964年7月10日",當時看到這里,我眼眶濕了:這是一位二十歲青年的自律和對自己的苛刻要求,而絕不是寫來給人看的呀。數十年間,他用自己的青春、聰慧、汗水和心血換來了豐碩的成果。他收獲的速寫、寫生、素描和各種畫稿、繪畫資料近萬件,創作、發表、展出、流入社會、流向海外的美術作品上百件。影劇宣傳畫,是與他的工作崗位相關連的一部分很重要的、數量很大的作品。他創作繪制的影劇宣傳畫,打破了幾十年來流行于全國各影劇院的臨摹放大的做法,每次都根據劇情重新創意繪制。他靈活采用油畫、版畫、水彩、水粉、水墨、民俗畫等形式,精心創作,精心繪制,使每幅宣傳畫都成為一件獨立的精美的美術作品,令觀者眼前一亮。
       自二十世紀六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紀初的約四十年間,蘭州市人民劇院門前的影劇宣傳欄,曾一度成為酒泉路上的一道風景線,吸引著無數過往行人的眼球。當時許多繪畫愛好者(有的現在都已成為畫家)常常專程跑來觀賞,他們至今記憶猶新。兆惠兄的影劇宣傳畫引起越來越多的社會關注,這也促動了他的大型裝飾壁畫的創作。

 

1994年董兆惠在東方紅廣場繪制百米壁畫現場

董兆惠先生為東方紅廣場兩側繪制的百米壁畫

       1994年第四屆中國藝術節在蘭州舉辦,做為蘭州市“大客廳”和政治,文化中心的東方紅廣場,突顯出其特殊的重要性。應市政府邀請,兆惠兄為東方紅廣場主席臺創作繪制了反映甘肅悠久歷史、幸福當代和光明未來的百米巨幅壁畫,榮獲第四屆中國藝術節組委會頒發的特別獎,并帶來強烈的社會反響,成為文化界和很多市民至今仍津津樂道的一件盛事。
      1998年他又受甘肅省政府之邀為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甘肅館“敦煌園”創作繪制大型主題壁畫《絲路花雨潤隴原》,深茯好評,中央電視臺和《中國畫報》也對其進行評介報道。
       2005年他又應邀為移建的蘭州文廟創作繪制了大型室內壁畫《孔子六藝圖》,開創了蘭州室內壁畫之最。此外,他還先后在1992年、1993年分別為蘭州西游記宮、黃河劇院等創作繪制巨幅主題壁畫,均獲成功。
       由于兆惠兄筆下扎實的人物造型功底,他很早就開始染指報刊、書籍插圖及連環畫的創作。他畫插圖和連環畫最讓人佩服之處,便是出手極快,構圖極佳,有時他邊開會或邊與人聊天,許多草圖便出手了,于是報社、出版社有急活重活都愿找他。他創作插圖、連環畫能根據內容巧妙構思,版畫、素描、水墨等多種手法靈活運用,屢見屢新,惟妙惟肖。他先后為《讀者》、《甘肅畫報》、《甘肅日報》、《甘肅文藝》、《小白楊》等數十種報刊創作插圖數千幅,贏得無數喝彩。他創作的連環畫《大眾醫院》、《一對金耳環》等均獲全國大獎;他巧借古石刻形式,用水墨色彩繪制的連環畫《戰馬推磨》,意趣橫生,令人耳目一新,得到《中國連環畫》的重點推介。
       自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兆惠兄把藝術創作的主攻方向定位于中國水墨人物畫方面,這使他多年積累起的人物速寫、素描、寫生和水墨線條等基礎技法得以全面發揮。他把中國傳統的工筆線描和水墨寫意巧妙地融為一體,“工”而不板,“寫“而不亂,成功地找到了屬于自己的獨特的藝術語言和表達方式。他“以我心,畫我畫”,堅決地摒棄跟風作秀,扭曲傳統、俘燥虛妄的畫道歪風,進入了一個清和朗潤,逸翰獨翔的藝術境界,使筆下的作品呈現出一種獨特的大氣的精妙的藝術風格,在人物畫界風貌獨顯,在書畫市場上也越來越受到推崇。

<<老街>>

       他創作的中國畫作品《老街》、《擊鞠圖》、《鼓舞太平》、《大河吼》、《河源九月》、《荷雨遺夢》等等先后十一次入選中國國家級展覽,并曾榮獲全國美展三等獎、紀念“5.23”全國美展一等獎等獎項;另獲西北、西南和省級美展獎12次;獲甘肅省委、省政府頒發的甘肅省最高獎項“敦煌文藝獎”一等獎和甘肅省慶祝國慶55周年全省美術大展特等獎。特別是他的代表作之一《老街》,除獲全國一等獎外,在蘭州獲得了社會廣泛好評,多次被有關部門和商家復制、引用、推介。像這樣一幅普通的國畫作品能在一個都市引起這樣的關注,形成這樣一種效應,可以說是少有的。中國文聯出版社、中國畫報出版社、北京工藝美術出版社、甘肅人民出版社、甘肅人民美術出版社等先后為他出版了《畫家董兆惠》、《當代著名畫家董兆惠個案研究》、《董兆惠西北風情畫》、《董兆惠速寫》等多種藝術專集。1994年臺灣星際機構美術公司被他的畫所感動,決定授予他“金質級畫家”稱號;2007年一向很挑剔的瑞典諾貝爾藝術中心對他的畫作予以很高評價,收藏了他的作品,并誠聘他為該中心特聘專業畫家。
       性格顯得有點兒急躁的兆惠兄,曾表白說:我把我的耐心、細心都給了畫畫。的確,他是一位特立獨行的有個性的藝術家,但他卻不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獨行僧,他是真正把大愛獻給了生活,獻給了周圍的親人們、同事們、朋友們。他深深的熱愛生活,他以一個藝術家的視角和情懷投入地過著每一天的生活。他是名副其實的長輩膝下的至親至孝之子,是妻子身旁的真心懂得愛的好丈夫,是女兒面前慈祥而又可親可敬的父親,更是朋友、同事們心目中親近而又誠摯可信的良師益友。
       平時他最不忍心看到別人有難處、痛苦和悲傷,每逢此時,總是盡力相助。二十多年前他曾遇一扛雜活的乞丐,見其可憐便給予幫助,這一幫便是二十多年,從未厭棄。曾在單位打工的年輕人不少,情況各異,各有苦情,他不但經濟上相助,更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從精神上、做人上相幫,使其走上正路。他正直善良,疾惡如仇,“文革”期間,天下大亂,許多人不辨東西,而僅僅二十出頭的他,是非善惡心中自有其數,違心之事絕不染手,且真心同情和盡力幫助那些受迫害者。記得有一次,他很無奈的參加完一個殘忍的批斗會后回到家,心里難過不已,直用拳頭捶胸,那一天他沒吃飯,也沒拿起心愛的畫筆。他在這個喧嘩的人世間,從未以夸夸其談炫耀于世,也從不故做姿態取悅于人,他把自己一顆滾燙的心奉獻于父老、親朋、同事們面前,為別人操了很多很多的心,做了太多太多的奉獻,他幫助、提攜、周濟過的人數也數不清,但從不計得失,不求回報。
        我家兄弟姐妹多,從大哥到小妹相差二十多歲,且分散各地,兆惠兄正處其中。兄弟姐妹誰有困難,誰家有事,都少不了他的操心和幫助,他的熱心、誠心得到了全家上下的信賴,他成為了大家的一個軸心,他的家和他的辦公室,成為了大家的“聯絡站”。他平時有了好吃的好用的,總是惦記著這個兄弟那個姐妹,往往他遇到喜愛的日用品、工藝品、書畫用品等,都買兩份,一份自用,一份給我,要讓我與他共享。

董兆惠與老母親

      “大孝子”是人們贈予他的一個飽含敬意的頭銜。以前他多次提起古時“二十四孝”的故事,常為其感動不已,而他自己對老人的孝敬更是感動了很多人。平時不論多忙,總不忘去看望老人,守候在老人身邊,陪老人聊天,講笑話逗老人樂。凡街上出現什么新鮮好吃的、好玩的,他一定要想法買來先讓老人嘗試;凡劇院上演新電影、新戲,或是公園有燈展、花展,還是有什么熱鬧事,他總是推著自行車一前一后氣喘噓噓接送兩位老人去觀看。在他的辦公桌前,抬頭即見的墻上掛著一枚小鏡框,里面鑲嵌著一幀老母親剪窗花的照片,照片旁是母親親手剪的一幅以“二十四孝”王小臥魚故事為題材的剪紙作品。他常常一個人靜靜凝視著鏡框,這是他心中的一縷陽光,一泓清泉,一份寄托,一股力量。他曾創作過一幅《黑旋風孝母圖》的中國畫,題款曰:“除夕之日,老母親手剪了王小臥魚剪紙,作為給兒五十歲生日禮品,乃我有生得到的最寶貴獎賞。七個月后母親離我而去,我心被挖去一塊,痛哉!在久久的心痛中謹以此泣血之作獻給我偉大的母親”。這個題款正合是那小鏡框的注釋。畫中李母那飽經滄桑、大慈大悲的面部刻畫和李逵那純真質樸、至親至孝的感人形象,曾使無數觀者為之動容,為之長太息。我想,那應該正是兆惠兄自己善良純真心靈最深刻生動的寫照?;菪謳资陙眍H為人知的人生信條和座右銘就是“耐得寂寞”。他曾銘曰:“搞藝術要耐得寂寞和冷落,這樣才有較多的時間和精力去想一些問題,探索一些東西”。極簡單極普通的語言,讓人感覺那么沉重,那么厚實,那么灑脫,那么智慧。

<<孝母圖>>

       在一個充斥著奢華、虛榮、浮躁、勢利卻又十分多彩的世界,兆惠兄言不豪、語不壯,卻鏗鏘震耳,擲地有聲。在不斷到來的成就和榮譽面前,他又總是那樣的淡定,平靜。平時他婉拒了社會上許多拋頭露面、盡顯榮耀的場合和應酬,我行我素,一心埋頭于鐘愛的藝術事業。在日常生活中,一些社會上流行、時髦并被趨之若鶩的穿戴和用品之類,不論多么誘人,在他眼里都毋需一瞧。人手一部的手機,于他卻是累贅,他以為那會影響精力集中,干擾畫畫,始終不同意購置。即便是辦公室的那部固定電話,也是領導再三說服之后才裝上的。最讓人擁淚難忍的就是在他彌留之際,也不忘留下遺言,要求身后事不要張揚,不要擾人,不要俗習,甚至不留骨灰,免除祭奠……。他真正是拋卻了一切浮華和虛榮,讓自己在“寂寞”中苦耕,在“寂寞”中探求,在“寂寞”中奮進,在“寂寞”中永生。
       他去世后,甘肅省話劇院領導決定以劇院最高規格為他設置靈堂,為他送行。靈堂懸掛的大幅挽帳上沒有寫俗套的話,而是莊重地寫著:“永不寂寞的畫魂——董兆惠”。幾十年??!他走過了一般人不曾走過的溝和坎,他吞下了常人不曾嘗過的苦與甜,他失去的是許許多多的享樂,他得到的卻是屬于自己的一片天,一方地,一種精神,一份情緣。
       兆惠兄走了。他留給了我們太多太重的回想和思念,更留給了我們可珍、可貴的精神財產。我與他兄弟一場,我與他攜手同行數十年,我珍愛這緣分,我慶幸這緣分,我要感謝這緣分,我要把他鐫刻于心里,永遠永遠珍藏著!

安繼越
2019年5月

董兆惠作品選刋:

<<憶江南>>

<<山妹子>>

 

<<凌波含潤>>

<<絲竹懷古>>

<<秋染芳心>>

<<素艷不爭>>

<<醉東風>>

<<大河吼>>

作者簡介:安繼越,董兆惠先生之胞弟。著名書法家,曾任中國書法家協會新聞出版工作委員會委員、甘肅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蘭州市書法家協會主席等。


 
網站首頁  |  藝術動態  |   網上畫廊  |   書畫名家  |   隴原書畫  |   書畫評論  |   名家訪談  |   創作心得  |   視頻之窗  |  
Copyright © 2005-2020 大為書畫網 (www.6305311.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業務熱線:18893142737  13893239127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蘭市州安寧中興小區7-6-3   建議使用1920*1080分辯率
本網站所涉及的圖片均來自大為書畫網  最終解釋權歸大為書畫網所有
網站ICP國家統一備案號:隴ICP備13000632號-1
     

新浪棋牌游戏中心